河南永城市开展沉陷区生态治理展开新时代的美丽家园画卷

  9月的豫东平原,秋高气爽。位于河南省永城市西南的国家4A级旅游景区——日月湖景区迎来旅游小高峰,来自周边地区的游客,或一家几口,或三两成群,趁着天气凉爽,走进这个国家级水利风景区饱览秋日美景。

  难以想象的是,就在6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因采煤形成的沉陷区,地表变形,道路断裂,房屋倒塌,沼泽遍地。

  昔日沉陷区,今朝风景区。生态蝶变的背后折射出的是永城市对采煤沉陷区治理新路的探索和实践。

  近年来,永城市按照“宜园则园、宜农则农、宜渔则渔”的思路,采取“打造生态景区+复垦耕地+居住用地+高效生态农业用地”为主的创新治理模式,开展生态治理。截至目前,该市累计完成采煤沉陷区治理面积63280亩,新增建设用地5600亩,永城市境内采煤塌陷稳沉治理率高达95%以上,形成了采煤沉陷区治理“永城模式”。

  永城市地下蕴含着丰富的煤炭资源,已查明储量51亿吨,含煤面积达1300平方公里,约占全市国土面积的70%,是一座典型的因煤而兴、缘煤而盛的资源型城市。

  经过30年的开采,“黑金”在助推地方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对地质环境造成了破坏。

  “日月湖所在的区域,是河南能源永煤公司城郊煤矿的沉陷区,也是该市面积最大、塌陷最严重的沉陷区。约2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沉陷,沉陷深度平均2.1米,常年积水面积约3.15平方公里,形成了大面积的水域、沼泽、滩涂、坑洼地。” 永城市地矿局副局长郑杰介绍道。

  “大小水洼错落分布,生活垃圾遍地,污水横流……”恶劣的生态环境,成为周边居民生活的“痛点”,同时,该区域将永城市东西城区相隔断,也是影响城市发展的主要“难点”。

  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既是一项刻不容缓的地质灾害治理的环保工程,又是一项保障民生的暖心工程。2012年,永城市携手河南能源永煤公司启动东西城区采煤沉陷区治理示范项目——日月湖工程,此项工程又被国务院规划为矿山地质环境治理重点项目,规划面积达24平方公里,资金投入大,治理难度大。

  “我们坚持‘示范引领、政府撬动、社会参与、合作共赢’的理念,多渠道筹集资金,日月湖项目计划投资10亿元,其中包含争取的中央示范项目资金3.86亿元和永煤公司投入的3.6亿元。”永城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地矿局局长蒋清伟点介绍道。

  按照“宜农则农、宜林则林、宜园则园、宜渔则渔”的原则,通过高起点规划、高标准设计、高质量建设、高效率推进日月湖工程,并以生态保护为主线,截至目前,已经建起了6平方公里的湖面,6平方公里的绿地和6平方公里的生态观光园。相继建成了生态游园、艺术运动公园、水上娱乐、婚纱摄影基地等,

  “日月湖工程是一个泽被后世、造福万代的民生工程,将对永城的生态和经济发展将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永城市市委书记、市长李中华如是说。

  随着生态治理力度的加大,生态环境有了明显的改善。目前,日月湖的水质已达到国家地表水Ⅱ类标准,野生鱼类多达十几种,周边栖息的鸟类品种也在逐渐增多,这都是对水质好、环境改善的有力证明

  在2017年5月,河南省省长陈润儿在日月湖考察时,看到湖中野生鱼类十分丰富,湖边“花海”里,薰衣草、玫瑰等二十余种花卉竞相开放,对永煤沉陷区治理发生的变化连连称赞。

  美丽生态孕育美丽经济,蒋清伟感叹道:“日月湖景区相继被评为国家级水利风景区、省级湿地公园、省级矿山公园等荣誉称号,巨大的发展潜力吸引了50亿元社会资金的投入,它发挥的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已初步显现。”

  以日月湖成功经验为鉴,在位于该市城厢乡、侯岭乡境内的采煤沉陷区,经过综合治理后,如今已是沱河湿地公园和还金湖旅游景区。游人漫步在景区,俨然进入一幅意境优美的水墨画,破败荒芜沉陷区已是满城绿色半城湖。

  走进演集镇阳光社区,只见洋房一排排,十分气派,60多岁的刘义在社区凉亭内休闲游玩,孩子们奔跑嬉戏,尽显童真。他们身后,是清一色红瓦黄墙带小院的三层洋房,每幢房子300多平方,安装的有中央空调,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

  刘义高兴地说:“现在,我们不但住上了洋房,而且每户都有两大间门面房,人均收入都达到了2万元以上,小日子过得滋润着呢。”

  但在几年之前,他们的生活并没有这么惬意。据永城市地矿局副局长张永来介绍,受采煤沉陷区影响,近300个自然村的村民房屋墙壁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裂缝,成了“危房”,村民的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侯岭乡汤庄村就是其中一个缩影,这个村庄被喻为“泡在汤里的村庄”,只见这里荒草丛生,几座低矮砖瓦民房飘零在一片水域中,村民过着“出门挽裤腿、在家住危房”的生活。

  “沉陷区治理,不止是改变村民的居住环境。沉陷区的土地复垦、搬迁村民的生活质量,都在市政府的治理规划之中。”蒋清伟告诉笔者。

  近年来,该市按照“先搬迁,后塌陷”的原则,提前对原来散乱的村庄集中治理,打造一批集居住、休闲、娱乐、商贸为一体的综合性小区,进行集中安置,彻底改变了原来采煤沉陷区生态环境脏乱差、处处是危房、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局面,代之以布局合理、配套齐全、环境优美的现代化安置社区。

  同时,为让采煤沉陷区群众搬得出、稳得住、能发展、可致富,该市在沉陷区治理后所形成的综合开发带,为沉陷区群众提供大量就业岗位,治理区域内的环境卫生、绿化管理、安全保卫所需用工优先安置沉陷区农民。对专业技术要求高的工作岗位,采取先培训后上岗的方式,优先安置失地农民,让失地农民失地不失业。

  正如沉陷区居民任景武所说:“治理沉陷区,对群众的补偿安置政策都很好,我们打心眼儿里感谢政府的关心!”

  截至目前,永城市联合永煤公司共同投资的蓝色港湾社区、民生花园社区、幸福港湾社区等一批现代化安置社区的投入使用,6万多沉陷区居民正在陆续搬入新社区。

  “我家之前是普通的瓦房,村庄整体搬迁安置到社区,俺的身份也由‘农民’变成了‘市民’,周边学校、医院、健身场地都有,没想到会享受到城市生活带来的便利。”在民生花园社区,居民丁志杰不停地夸起了搬迁后的生活。

  走进位于城厢乡高效农业生态园内,放眼望去一片碧绿,院内亭台楼阁辉映成趣,小径栈道游人穿梭,藕田中挖莲尝藕的游客兴趣盎然,小河上游船游人笑声朗朗……

  这个占地3700多亩的生态园原为陈四楼煤矿沉陷区,原是一片沼泽地,放眼望去满眼都是芦苇荡,田地无法耕,庄稼无法种。经过三年的复垦,荒地变成了肥沃良田,沼泽地变成鱼塘,高效观光玻璃大棚拔地而起,整个生态园内浅塘鱼游、瓜果飘香,桃李芬芳。

  据张永来介绍,陈四楼煤矿沉陷区复垦的土地交付使用后,就吸引社会投资3.8亿元,建成了这座集现代农业、休闲采摘、生态养殖、观光旅游于一体的综合性休闲生态园区,年营业收入达5000万以上,并为沉陷区农民提供了3000个岗位的就业问题,带动了集体和村民双增收。

  “我们通过熟土剥离、挖深垫浅、固体充填等技术手段对塌陷地进行综合治理,截至目前,已复垦农用土地2.4万亩。”张永来在总结农业主产区沉陷区治理时说道。

  伴随着生态的改良,直接的经济效益也随之而来。在城郊煤矿刘岗生态园,刘岗村村干部、蔬菜种植户韩梅英正在农科专家的指导下学习种植技术。现代化的塑料大棚内,红彤彤的小番茄像一个个小红灯笼般簇拥在青绿的藤蔓和白色的小花之间,像是在庆祝又一个丰收年。

  该园区全部种植高产质优、无公害蔬菜,效益十分可观。韩梅英高兴地对笔者说:这里的鱼类、瓜果、牲畜都是无公害的,每年都有大批商家前来采购,更是休闲度假的好去处,坐在家门口就把钱给挣了,在这里务工的农民月均收入达到3000元以上。

  好政策和高效的土地的复垦,让群众尝到了“生态饭”的甜头,现在沉陷区的农民又可以通过土地流转、入股分红、反租倒包等形式增加收入。

  “高效的土地复垦让塌陷地变万亩良田,并建立了现代化的农业田园综合体,丰富了农民的‘钱袋子’‘菜园子’,此举成为采煤沉陷区治理开发、农村土地流转、现代农业建设、农村城镇规模化建设的典范,并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多次高度肯定”蒋清伟如此评价道。

  随着建立的政府、企业、社会多元融合的治理模式不断深入推进,该局在沉陷区治理上做到了既还“旧账”又添“新绿”, 耕地面积非但不减少,反而净增加15%的鱼塘养殖用地、8%的建设用地面积,实现了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和经济创收的双赢。并陆续建成了陈四楼煤矿张大庄、城郊煤矿刘岗、还金湖生态园等一批农业产业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示范区。

  现在浓浓绿意为采煤沉陷区勾画上了生态底色,一幅可望可及的现代农村绿色画卷已然展开。

  针对下步的矿山地质环境工作,蒋清伟说,“我们将牢固树立并认真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围绕建设‘美丽中国’宏伟蓝图,高标准、高质量、高效率进行采煤沉陷区治理工作,加大生态文明建设力度,以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bydc4youth.com/yongchengshi/469.html